国动厨
*当前凹凸世界/果宝特攻/国产动画*产粮:安雷/6713/柠凯/柒十三/七柒/香雪等国产cp*cp雷区:雷all安的一切cp/all香的一切cp *我是墨香路人黑.一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*推荐杂乱可能戳雷请善用屏蔽推荐功能 *日lof随意,不给点评论吗?//////文章接受站内转载,头像壁纸不用问我,站外转载请私信。约稿不要急的,接头像。   2018-10-05  
  2018-10-04  

“你凭什么认定本小姐会输?”

安莉洁眨眨眼。她的绿眼睛空洞乏味无趣还讨厌,凯莉想。“神说。”“那反过来,若我是预定胜利的幸运儿呢?”凯莉捏紧安莉洁的脸。“神是不可忤逆的……但是——”安莉洁看向对面的人的蓝眼睛。“我还会重复下去。”凯莉莫名其妙较真起来:“为什么?你不是圣女吗?”“可能是输在心上吧。”凯莉猛地松开圣女的脸,气愤地朝她攻击。安莉洁不解。这不是你想要的吗?输赢的理由。   2018-10-04 1  
  2018-10-03 3  
  2018-10-02 3  

柠凯的青梅青梅,安雷的竹马竹马

妙哉妙哉!   2018-10-01 3  

我想画柠凯长条

好多好多剧情脑洞太多了我都好想要hua....   2018-10-01  
  2018-10-01 3  
  2018-09-23 5  
  2018-09-01 3  
  2018-08-31 1  
世界是一盏灯,从远古到如今,越来越暗,而你一直带着同一双透亮的眼睛——所以绕在灯芯旁边的萤火虫越来越闪耀。   2018-08-30  
  2018-08-29 7  
  2018-08-29 4  
  2018-08-29 11  
摘纪录: 舆论对于一个人的意义取决于这个人自身的素质 。对于一个优秀者来说 ,舆论不过是他所蔑视的那些人的意见 ,他对这些意见也同样持蔑视的态度 。只要他站得足够高 ,舆论便只是脚下很远的地方传来的轻微的噪音 ,决不会对他构成真正的困扰 。唯有与舆论同质的俗人才会被舆论所支配 ,因为作为俗人之见 ,舆论同时也是他们自己的意见 ,是他们不能不看重的 。—— 周国平《爱与孤独》 感谢推荐   2018-08-20  

我永远喜欢蛋花爹爹

我好喜欢她。   2018-08-19 3  
  2018-08-19 3  

莹老师。神仙帅哥

  2018-08-16 2  
  2018-08-16 5  
  2018-08-16 3  
你不要装了。 看看你,堂堂一介武将,满腔热血洒天下,过五关斩六将,上刀山下火海笑阎罗都不在话下。凭什么……凭什么?你一遇上那个贪财好色之徒,宛若被箭钉住的小鹿毫无办法,笑话!你如此大逆不道,忘了门派老祖的谆谆教诲,孝义也全然抛弃,江湖正道不走,甘愿对那草根皇帝俯首称臣。 早已怀疑你断袖之癖,说不准本就对他一见倾心,未料你一根筋一头撞死在这棵烂树下!为他笑为他狂为他死……何必呢?! “我橙留香从未犯过大逆不道之罪,师父生前的教诲铭记于心也不忘却,可惜我出生便是一孤儿不知父母何方,孝道至今无法践行,倘若相认必将报生育之恩……至于江湖正道——菠萝吹雪本就是。” ——就连过五关斩六将也只是为了寻他罢了。 断袖之癖龙阳之好,管他呢。   2018-08-14 2  
  2018-08-14  

【香雪】岛屿内心

果三结局线,香雪被困在岛屿里的故事。 狗血剧情流。 橙留香醒来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白光晃得眼疼,他撑起有些酸软疼痛的身子,微微眯眯眼,望见一片碧蓝天池。 摸了一把身边的土,是沙。风吹,可以闻到淡淡的海盐味,待他适应光线之后便四处张望。 “菠萝吹雪,你在哪?” “菠萝吹雪!” “菠萝吹雪!” …… 喊了许久却无人回应,橙留香疑心自己做梦了——菠萝吹雪穿越时空,他作死也闯了进去,说不准是穿到不一样的世界了……或者是龟太公的诅咒之类。 距离他刚醒已经过了两个时辰,肚子开始唱空城计,找菠萝吹雪心里没谱,只好凭着自己混江湖赚来的生存技能垫肚子,至少不会饿死(如果是饿死也太惨了点)。 岛屿不算很大,好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橙留香寻了些干柴堆在一起,盯着老天爷一会儿,又挖了几个沙小洞拾十几片新大叶垫着底放些许海水,加上一层膜进行淡化。等待淡水生成的时候,钻木取火。 火旺前,橙留香把多余的干柴放一边,用细木枝插鱼,串成架子烧烤。烤鱼火花亲吻,焦味,海腥味,混在咸风里,他抽了抽鼻子,难受。 吃完无盐油的食物后,橙留香把淡水装入水袋,换了新海水继续淡化。 橙留香初来乍到,急于找到菠萝吹雪,两时辰耗了不少体力。如今填饱了肚子力气却还没过来,总有一股闷气热气憋在肺里,想吐都吐不出来。 暂且用不了功,橙留香打算先找个能过夜的地方。走了一圈自己所在地,面临大海背靠山崖,山说高不高说矮不矮,越到顶树越少,地势越严峻,太阳还毒辣,现在上去估计也成橙子干了。 叶子闪金光,林里佳木繁荫,一手偃月刀斩百草,一手举火把,背着捆扎的木材,许久橙留香才望见了个阴凉秀洞,鼠蛇蝎蛛都赶尽杀绝,干柴烈火烧旺,席地而坐。 火是不能灭的,他要不断添柴,荒岛的兽没见过红光,他们和年一样,都害怕这东西。 = 高云族和中云族相伴沉入远山,滑入海水里,落日余晖,横亘红布,青黑的山肃穆矗立,贝壳搁浅。 橙留香仗着火盛,睡了一觉,出了洞活动筋骨。没了林子的鸟虫喧闹,山谷寂静,半天倒的火烧云昏暗了视线,听得便越清晰——背后这座死山在鬼叫。 “真吓人。” 橙留香把火加大,惹得一身红黄。 夜来了。 三个人走习惯了,忽然一个人僵在地上,望眼欲穿林海,火是冷的,把红日冻住,那一簇簇火苗便杀了太阳——太阳要死了,明天又要活了,朝朝暮暮,必然不是归宿。如若继续下去,凭他的性格,成孤魂野鬼也不为过,他需要的不过是个伴,能聊天的那种。 目前仅能依靠的,菠萝吹雪。 橙留香摸了水袋,已经半空,要了火把跑出去取淡水。他跑的很快,他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自由,没有骂声、调侃、哭笑,简直像是一场荒唐梦。 沙滩上,冷风裹挟狼嚎鬼叫而来,橙留香哆嗦着身子,摸了摸鼓鼓的水袋,看忽明忽暗的火,投下的影子鬼一样跟着他,说不准下一秒就有一只木乃伊跳到他脑袋上。 太恐怖了。 然而胡思乱想不能解决问题,他必须赶紧回去,要是火灭了才糟糕。 他回到山洞,死山的狼嚎却变得遥远了,从海底升起的冷意让他脑子浑浑沌沌……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的事了——哦,是要打认贼作父的时候。 那个时候陆小果被困在认贼作父那里,他和菠萝吹雪逃了出来,那冰窖的寒气阴到骨子里,逃出来后没那么快消,头痛得很。他在休憩时不停地往菠萝吹雪肩头挨,硌的疼,还动来动去,算他有良心没直接踹他,仅仅抱怨了一句橙留香你头好沉。 橙留香堪堪抬眼,懒得和菠萝吹雪打嘴炮,直接躺在他大腿上,菠萝吹雪吓了一跳,翻了白眼,打了他一响指在额头。 “扑哧——” 橙留香忍俊不禁,意识忽然清醒。他又添了几份柴,很快又呆呆地看火苗热吻。他摸了摸自己被染红的脸颊,有点发烫。 “菠萝吹雪……” 忽然传来几声狼叫,很近很近,悚然至极。 月光皎洁,波声涛涛,群狼狩猎。 菠萝吹雪心里一边不断吐槽自己的悲惨命运,一边八百米马达似的跑步…… 好倒霉!!他菠萝吹雪都躲过了三世因果报应了怎么还要这样!黯然销魂剑在他醒来的时候差不多成一块废铁了,一天什么都没吃也使不上劲,靠强烈求生欲消耗卡路里也不是办法啊! “救命啊!!!” 不管有没有人先叫先!!! 就在这个时候,他看到小小的光,急着跑过去。 求求老天爷啊饶了我吧! 正当菠萝吹雪以为自己跑到光可以获救的时候……一条条倒吊在树上的蛇眼里金光闪闪,准备攻击。 “跑了半天结果竟然是毒蛇!” 菠萝吹雪又气又惊又恐,他拔出销魂剑迅速冲到蛇头前,有几条蛇也向前倾斜要咬死他,菠萝吹雪急忙侧头让蛇扑了个空,遂举起销魂狠狠卷起蛇身,一把甩到地上。 上有猛蛇,树下野狼虎视眈眈…… 唯一的武器扔了,他只能破喉咙了。 “来人啊!!” “我菠萝吹雪一生风流倜傥,如今却要死在狼腹之中,实在太惨!” 忽然闪过寒光。 “菠萝吹雪!” 菠萝吹雪瞳孔一缩。 “橙留香?你怎么在这里!?” “我暂时杀不完这么多,你快逃!” 橙留香无法召唤机甲,他一青龙偃月刀单枪匹马,必须速战速决。菠萝吹雪勾起嘴角,恼怒悲伤的脸瞬间变了颜色,柔月方才赏他的一双水雾氤氲的眼弯了弯。 “橙留香,这可不够兄弟啊……” 你想走英雄救美路线,好歹听听“美人”的意见吧。 =tbc 可能咕咕咕咕咕咕   2018-08-13 5  
  2018-08-13 6  
  2018-08-07 10  
  2018-07-18 2  

进巨pa不搞了,安雷产粮随缘。

  2018-07-18 2  
  2018-07-12  
  2018-07-11 4